明月来相照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乾坤正道]第十一张纸条

*大厂坤和大厂正 一发完
*时间线可能混乱
*撞梗删文道歉


你有没有写过纸条,也许是规规整整的二乘七厘米的便签纸,也许是上课时分伴随着被发现的刺激和享受的过程所用的从草稿纸上任意撕下来的甚至是卷携着一缕毛边的不规则白纸,又或者是因为着急且匆忙而直接拿着随身携带的手帕纸代替,中性笔的油墨会在柔而薄的纸面上晕出一小片阴影,但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边缘发虚却仍能看清的神采飞扬的字迹。

朱正廷有一个样式规矩朴素的小铁盒,里面没装什么镶嵌隐晦爱意的相片或饱含热情的糖果,内容和小铁盒的外表一样简单,方方正正的纸条。
吐露的全是爱。
妈妈的爱。
其实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至少乐华的队友们早就知道。阿姨性子活泼不拘小节,说好听点是大大方方,不好听点,没心没肺,但好在朱叔叔宠着她,一直营造了一个温馨幸福的彩虹梦境。
可当朱正廷出生时,叔叔工作日渐繁忙,家里的事务总归是要有个主心骨的,婴儿时期的朱正廷便是伴随着家里随处可见的便签纸长大的。
可朱正廷随爸爸,记忆力还算一等一的棒,按理说这颇无必要的随手记习惯早该在朱正廷身上终止了,可家里的公主永远拥有特权,这样具有纪念意义又罗曼蒂克的做法可不允许随意中断。
朱正廷没事写张纸条的习惯就此被养成。
其实挺享受的,可以把铁盒做树洞,纸条就是无法宣之于口的情绪,若是把铁盒看成笔记,期末来临的时刻就能看到小朱正廷认真抄写的各种公式。

偶练的工作人员抱着箱子来收非必须品的时候,朱正廷还悄悄的把铁盒藏进了被窝里。
手机可丢,纸条必须留下。可是残酷的是纸条可没手机安全性那么高。
但这不一定是坏事。
至少朱正廷在大厂里丢的第一张纸条,上面没有什么重要的内容。
“压力很大,但刚开始就放弃也太没面子了。”
字体不甚美观,句子也有点搞笑,纸条边缘还有清晰地新鲜的踩痕。但内容就巧合的好像蔡徐坤拿在手里的这杯气泡刚好溢满玻璃杯边缘的汽水,蔡徐坤压力也很大,但也不能放弃,不巧的是放弃的理由没那么浅显直白。
除了面子,还有很多现实的里子。
排练主题曲的进度条呈现的全是刺目的红色,就连进出一趟全时都显得奢侈,反倒有心做一些空有仪式感的事情,也不知是聪明,还是不太聪明。
蔡徐坤端起杯子赶回练习室,身上的羽绒服大衣在便利店里聚集的丝丝暖意被瞬间冲散。

可压力大像魔咒。
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言论就被点燃。风向忽左忽右,可风中总夹着刀子。
蔡徐坤时不时的会在练习缝隙里想起自己没忍住上网看到的评论,网友们随意在屏幕上敲打出来的一个词语有时候也能轻轻松松的敲打少年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
油腻。
彼时正吃着减肥餐的练习生们不知多少时间没见过油水了。
而没面子又像解药,蔡徐坤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被一句话拯救,但事情总是出乎想象的发生。

就像没来之前蔡徐坤从未想过练习生的寝室里面可以这么精力旺盛。
就比如皮孩子Justin和范丞丞,每天晚上可以连续串门二十个寝室不带喘口气的。
这边范丞丞又在控诉被选中的抒情歌曲太难什么都记不住还要每天被暴力队长教训。
蔡徐坤想起了丞丞口中的队长,他们最近在一起练习ppap的不可爱的朱正廷。
朱正廷这人,长了一副亲和温暖的皮相,分进A班第一天就和班里所有人打成一片,练习的时候脸上写满艰苦奋斗,结束练习的下一秒就瘫倒一旁哭丧着脸叫坤坤这段怎么动作这么复杂。关系越来越好是必然的,每天一起练习一起吃饭一起回寝室,就算是在蔡徐坤临睡觉之前还可以听到Justin和范丞丞叨叨自家队长的光荣事迹。

这边Justin的一声爆呼又把蔡徐坤拉回现实:“练习完了还强制写日记,写就写呗,还要录下来,我不想被别人看见我的字啊,我还没涨粉呢就会先掉粉的!”
于是VIP寝室窝着的众人相互推推搡搡涌出,携着刚刚打开寝室门的朱正廷和乐华其他人一起奔向练习楼。
录制总是无聊,好在录制写信并不作为正片播出,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围着趴在桌子上写信的众人绕了两圈便作罢。
十几岁的孩子骨子里总暗含着稚嫩,提前写完的丞丞小仓鼠一众纷纷挤在别人背后做偷窥状,末了还要品评一番,于是惹来几顿暴打。
蔡徐坤则没给皮孩子们偷看的机会,心里念着ikun们快速的落笔收笔装进信封里了事。
这边大部分成员都已经完成,子异周锐早已起身探头过来询问坤坤要不要回寝室,蔡徐坤却一眼就看见了斜对面眉头紧锁仍在与桌上一张A4纸作斗争状的朱正廷。
皮孩子们打打闹闹就要奔全时去,蔡徐坤看着录制室里寥寥的几人,便准备留下来稍作等候。这边朱正廷已经抬起了头,眼神巴巴的看着蔡徐坤,好像早上一起看的动画片里的粉红色小猪。
“你们都写的什么啊?这写给未来的自己,我也想不到自己以后是什么样子呀?”
“什么都行,想想你的粉丝,想想你爸爸妈妈,想想自己未来是什么样的”
“也可以想想我们!”半边身子已经踏出采录室的周锐回头说道。
朱正廷继续埋头使出12分精力认真写信,没注意到因为周锐玩笑般的一句话红了脸的蔡徐坤。蔡徐坤无意瞟到桌面上只写了两行的白纸。
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好在也没有纠结太长时间,朱正廷便拉着蔡徐坤出了练习楼,他们并肩而行,朱正廷在左边兴致冲冲的向蔡徐坤讲白日里他们寝室的小孩子搞出的趣事,迎来右边蔡徐坤上扬的嘴角。

滴咚滴咚。
感情是山泉,总会有成潭的那天。

朱正廷之于蔡徐坤,就像窗前的明月光,初见时以为只能远观,后来却发现开了窗就能撒在身上。明月光每天铆足了劲和他一起努力,明月光每天言笑晏晏的和他侃天侃地,明月光总是眨着眼睛带着娇气的和他说坤坤加油。
蔡徐坤十九岁少年的心思就柔软的不成样子。

可惜的就是明月光永远明亮,但凡人总会受伤。他们携手表演的苹果落幕,一起走向自己更擅长的领域之后,训练日渐加强,朱正廷的腰伤犯了。
刚开始蔡徐坤只知道朱正廷兴致冲冲的跑过来找他说坤坤我终于当center了你不要羡慕和他每次来回宿舍和训练楼里匆匆的背影。
他知道朱正廷很珍惜c位的机会,但没想到那么拼命。
拼到已经渐渐看不见他匆匆赶去训练室的背影,拼到偶尔一起食堂吃饭才发现他两颊都瘦了下去。
恰好这边刚刚结束练习的Justin闹着卜凡要去全时买关东煮,蔡徐坤捡起堆在地板上的羽绒服就拉着Justin去了便利店。

当范丞丞打开寝室门看见一人提着一袋水果零食的蔡徐坤和Justin,恨不得立马冲上去乖乖的喊一声老大。
蔡徐坤扒开手已经伸到袋子里的丞丞,拉着Justin就往里冲,里面是敷着面膜仍然掩盖不了震惊脸的朱正廷。
“坤坤你怎么来了?... 哎好多吃的啊,你们去便利店啦?选管姐姐没看见你们这两大包零食吧?”
“坤坤哥非说中午和我们一起吃饭看到我们都瘦了,作为我今天练舞进度的奖励,他要顺便给我们加餐。”Justin拆开一袋牛奶坐到床上。
丞丞边在袋子里扒拉边探头过来:“老大你真的觉得我瘦了么?呜呜呜我好感动,你是这个星期以来第一个不但没说我胖了反而说我瘦了的人。”
蔡徐坤笑笑,拿着一罐饮料递给朱正廷,边在这间据练习生们说是百万垃圾堆的寝室里四下环视。
垃圾堆没怎么见着,反倒是朱正廷桌子上贴的“好好吃药”四个字格外醒目。
蔡徐坤暗自庆幸练习时听到Justin说朱正廷腰伤犯了脾气更加暴躁了,于是刚刚去买零食的时候顺便抓了两盒膏药贴。
蔡徐坤指着桌子上的纸条:“正廷,你是练习太忙了所以总会忘记吃药么?”
朱正廷喝着牛奶呆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啊没有,还不是我妈,视频的时候非得逼着我写个纸条贴在桌上时刻提醒自己她才安心。”
“老大你不知道吧,正廷哥有一盒子纸条呢,从他小学到现在,连九九乘法表格都有,那是正廷哥的幸运物。”

纸条。
相同的字迹。
原来要面子的那个人就是你。

朱正廷在蔡徐坤和乐华队友的督促下腰伤逐渐好转,彼时位置测评的节目进程也已至终点,朱正廷终于不负众望也不负自己的拿到了舞蹈组票数第一。
于是难得放纵一回。
当晚朱正廷带着乐华的弟弟们和蔡徐坤小钱一起约在了训练楼楼顶。
有说有笑,好不热闹,朱正廷感觉这是自进大厂以来最幸福的一个夜晚,想保护的人都在身边,想完成的梦想也近在眼前。

可似乎有些,太幸福了。尤其是在Dream初分组并开始开始练习之后。
他们的人员配置很优秀,赢下比赛结果可期。
可问题很快来临,比赛就总会有人离开,可这次发生的太快。刚刚经历过60进35的分别之后就要迎来Dream组内成员的分离。
朱正廷作为Dream的临时组长表示真的很难以抉择。初成组时蔡徐坤和朱正廷分别带着6人排练舞蹈,当下队伍直接少了两人,还要再被投出三人,简直是给辛辛苦苦的练习生们上酷刑。

蔡徐坤看着身边喝着水却心不在焉的朱正廷,偷偷往朱正廷手里塞了一张纸条。朱正廷不明就里,展开一看却是叫他要照顾好小钱弟弟。
身边人声音不大却坚定有力的传来:“正正我昨天想了一晚上了,小钱他舞蹈基础不行,现在换班就等于给他判死刑了,我想来想去还是希望小钱能留下。”
“那你呢?”朱正廷声音微恼。
“我觉得我可以再拼一次。”
“你凭什么....”
朱正廷话说一半却说不下去,蔡徐坤轻轻了握住了朱正廷的左手,“相信我,可以的。”

送走蔡徐坤王子异李让三人的时候大家纷纷惋惜,可练习室里面的低气压绝不仅止于此。
朱正廷每每听到小钱弟弟说起VIP寝室的情况都感到心疼。蔡徐坤的丹越炼越多了,他本不该承受这些的。
朱正廷还是没忍住,从VIP寝室看完蔡徐坤起身回寝之后又抄着张纸条赶回去塞进蔡徐坤手里。
蔡徐坤展开纸条:“听听很酷。”
蔡徐坤练习后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被注入了一股活力,他抬起头看向朱正廷。
朱正廷望着蔡徐坤眼睛。
蔡徐坤眼睛里清澈的像一潭水,朱正廷是水中央立着的那棵树。
水中树被潭水泡的温软,朱正廷在蔡徐坤的眼睛中沉溺。

Tough days don't last,tough people do.
朱正廷以为艰难的日子总会过去。
因为春天要到了,训练楼下的树叶都已经冒出了米粒般的新芽。春天在他眼里一直是蕴含生意的日子,也是他的生日。
迟到了一整个冬天的初雪在春日里的某一晚悄然而至。
来找小钱弟弟的朱磁铁哥哥被周美锐大姐拉着下楼打雪仗,见过周锐暴力教育小钱弟弟的蔡徐坤放心不下的跟了上去。
周美锐果然毫不心软,对着小钱弟弟就是一顿猛攻,白色砂砾在空中爆炸飞扬,蔡徐坤身边人的声音在他的心上绽放:“你们好幼稚啊!”
“哈哈哈哈”
只是正弯腰低头拢雪球的朱正廷没看见蔡徐坤笑的时候,看向的是自己。

粉丝们的应援终于给春天染上了一抹鲜色。
最近蔡徐坤总是来找朱正廷一起去练习室,乐华的其他弟弟们也是,找着各种借口要陪朱正廷一起去练习,刚开始朱正廷不甚在意,还以为这几个弟弟突然脑袋开窍知道感恩特意在自己过生日这段时间陪陪自己的。
真是那么简单就好了。
真相在朱正廷吃饭时第五次从Justin手里夺回自己的手机时被揭穿,荆棘野蛮生长。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言论比dream时送走蔡徐坤还让朱正廷觉得心悸。

幸运星在远去。
朱正廷像一朵娇嫩的花,只是这朵花在春意盎然里有了一丝颓败的迹象。
朱正廷盛放纸条的小铁盒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他深知自己的无能为力,于是只能拼了命的继续练习。
分别再次来临。
朱正廷知道,他的乐华弟弟们,再也不能完整的比一个心了。
排名下降,队友淘汰,原来生日的味道是甜酸掺半。

好在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
可朱正廷是一位多愁善感的男孩子,眼眶发红于晚上吃完蛋糕回到寝室一个人悄悄摸摸的拆开他的小铁盒之后。
原本只有进大厂后写的稀稀疏疏几张纸条的铁盒被填满。
土味情话。
一看就知道是皮孩子写的。
哥我承认你是乐华最帅的了。
一看就知道某丞写的。
南韩务工人员一起出道吧。
一看就是知道某富贵写的。
笑着吃蛋糕才最美味。
朱正廷没看出来是哪个弟弟的字。
朱正廷不想哭出来,从切蛋糕到回寝室,他好不容易的憋了一路了。

好在弟弟们没给他太多一个人偷偷感动的机会。
Justin拿着一沓便签纸过来要朱正廷给他签名。
“正廷哥我等着你出道后把这些签名挂出去卖钱呢,你好好给我签几张~”
朱正廷边笑边哭。
“哎别哭了本来字就不好看,这张,写句话吧,就写谢谢你pick我好了。”
朱正廷边笑边打。

门外蔡徐坤偷偷的露了一个脑袋要找朱正廷。

直到第二天早上朱正廷刚刚起床就被蔡徐坤拉着一起去练习室的时候朱正廷都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里蔡徐坤对他表白了。
更像做梦似的是他还答应了。
朱正廷觉得自己有必要找蔡徐坤好好谈一谈来搞清楚自己是不是昨天晚上被皮孩子感动晕了神志不太清楚。
蔡徐坤跑回寝室取了一张纸条递给朱正廷,轻轻地在朱正廷脸上亲了一口。
朱正廷忍着自己脸上火烧一般的温度低头展开纸条:“谢谢你pick我。”
记忆回笼。
这张本该留着给温州富贵致富的纸条的确在昨晚被朱正廷亲手递给了蔡徐坤。
“正正,谢谢你pick我。”
“昨晚的蛋糕甜不甜,从今天开始之后的每一天都笑着吃蛋糕吧。”
......
“好。”其实朱正廷想说没你甜来的。

种子终于要慢慢的破冰了。

最后一次公演舞台,总决赛。
20天的时间,朱正廷终于有时间慢慢捋顺自己的心情。
朱正廷想他会永远记得这二十天,一起编舞一起练歌,一起笑一起闹一起认真,他每天都逼着自己不要想结果,做好自己该做的。
何况这二十天身边站着一个他。
朱正廷到底还是又偷偷的写了一张纸条。
“无论结果如何,拥有过这段风景也挺值得。”

四月五日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蔡徐坤只记得那晚显得有些异常兴奋的朱正廷,他们又去了天台。
身边的人都还在,虽然很多人已经无缘决赛。朱正廷靠在他肩膀上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从当练习生第一天说到参加偶像练习生比赛,从小时候学习舞蹈说到大学里第一次去拍戏,从麦克老爹的编舞说到第一场的跳的ppap。
“坤坤你不知道我两次都被你抢了c其实我很生气的。”
“其实我很生气的原因是我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对你生气。”
“你明天会c位出道的,相信我。”
朱正廷临走的时候在蔡徐坤手心里留下了第八张纸条。
“把我这两年的运气送给我们。”
蔡徐坤追上朱正廷。
“我也是。”
往日我受的苦难愿一笔勾销,只要神您愿意将幸福降临我及我所爱之人。


祈愿终于生效。

他们终于并肩前行乘上飞往美国的航班。
朱正廷的小铁盒里终于装入了关于大厂的最后一张纸条:“我很满足。”
蔡徐坤目视朱正廷把小铁盒装入背包。
“正正,我想你以后发生了什么都可以和我说,我愿意听,我愿意当你的树洞。”
朱正廷微笑着勾了勾蔡徐坤的手指。
“好。”
以后我的所有事情,都和你分享。
这是为期十八个月的幸福。

见面会。
代言。
新专。
巡演。
朱正廷的小铁盒真的沉寂了18个月。
可时间构建四维,花朵终会凋谢。
再美好的少年都敌不过岁月。
朱正廷队长当惯了,终究是要考虑很多问题的。

他还是写了一张纸条,在十八个月之后:“我要不要让他飞。”
朱正廷眼前就是北京秋初难得一见的蓝天白云,手心里还握着LA航班上写的那张我很满足。
朱正廷有些贪心的想着:“我还是不满足。”
眼前一黑。
眼睛被人用手蒙上了。
朱正廷睫毛紧张的颤动,像扇子。
像麦克老爹里的那把小扇子,也像当时练习室里打闹时朱正廷把扇子抢来缠着蔡徐坤在他手心里挠的一样,挠到了蔡徐坤心底。
蔡徐坤熟悉的声音在朱正廷耳边响起:“贝贝,鸟儿有一双翅膀,我想和你一起飞。”
蔡徐坤和朱正廷之间的第十一张纸条,内容为空。




*这篇文写了很久很久,写完了看感觉糊度预定了...但是我还是要勇敢的发出来,圆我大厂梦!
*分别在昨天早上和晚上教训了我熬夜不良行为的我爸我妈的严厉斥责之下,我准备以后都早点睡(不含今晚:)

评论(15)

热度(247)